您的位置: 黔东南州信息网 > 美食

一位被扒了裤子的法官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18:00

正如你们所耳闻的那样,我们这座城市经常会有来自阿考纳边境地区的执行官,这些官员们普遍是一些心态凄惶之人,他们的生活方式不但邋里邋遢而且卑鄙无耻,他们的行为做事除了像小咬一样设计害人之外简直一无所为。而且除了这些天性的邪恶卑鄙之人,他们还会随身带来一些所谓的法官以及公证人之类的,这些人看上去更像是刚放下锄头把给硬拽出来或者刚从牲口棚里走出来之人,而根本不像是法律学校的出产。  就是其中这样一位家伙来到我们这里作为我们的首席法律执行长官,在他所带来的诸多法官之中有一位自称叫尼考拉.达斯.来皮迪奥先生的人,他的风度看上去根本就像是一位彻头彻尾的锡匠。就是这个人被任命与别的法官们一起判断刑事案件。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尽管市民们根本就跟法庭沾不上一点边,他们却在有些时候不得不到那儿去溜一趟,这一天清晨马索.戴尔.萨奇奥就是这么做的,为的是到那儿去找她的一位朋友。碰巧看到了尼考拉先生就安坐在庭上,他就觉得这是一个衣装怪异彻头彻尾的大笨蛋,简直就是一副愚蠢可欺的样子。这样他就走过去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他一番。看到他头戴毛皮边的大帽子,烟熏火燎油糊糊得都变黑了,腰带上悬着一只墨水一样黑的牛角,一件长袍服比外面的斗篷还长,叮呤当啷还挂着一些奇形怪状的各种挂件,在一个有教养有风度的人看来这一切简直不可思议,然而在这些罕物之中最令人注目的,在马索的眼中看来,是一条裤头状物,其应该挂屁股的部位——因为这位法官大人由于觉得衣服太紧已经把前面给敞开怀了——他看到已经拖拉到腿上来了。  看到这一切,他就不想接着往下看了,他也忘记了正在寻找的那个人,而是另外去找他人,不一会儿就找到了他的两位同伙,一位叫做利比另一位叫做马提伍佐,这也是两位跟他自己一样的喜好恶作剧之人,这时就对他们说道,“要是你们还想跟我做朋友的话,就立刻跟我一起到法庭里去,因为我要让你们看一看从未有过的稻草人。”  接着就把他们带到了法庭之中,让他们看看这位法官以及他穿裤子的方式,离着他还很远一眼望去,他们立即开始窃笑不已起来。这时,悄悄接近我们这位法官大人所坐着的平台,他们发现一个人很容易就可以钻到底下去,而且他脚下的木板早已松动,一个人不费事就能把手臂伸到空隙里面去。  只听马索这时对他的同伙们说道,“我想咱们可以把他那件裤衩子整个给他脱下来,这个很轻易就可以做到的。”  他们之中的每一位早都看出来可以这么做了;就这样,他们暗中商定了应该怎么说怎么做,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又回到了这里来。法庭里面挤满了人,而马提伍佐,趁着人们都不注意,一头钻进了法官席底下去,立刻就法官的脚下摆好了架势。而在同时,马索则照直来到我们这位法官大人的身侧,一把揪住了他的袍服的长襟,而利比则在另一边同样揪住了他,只听他开口说道,“哦我的大人,我的大人,我祈求你看在上帝的份上,在那位可鄙的小偷从你身旁跑走之前,请你让他归还给我他从我这儿偷走的那双长靴,的确他说过他没有从我这儿偷去,但是就在一个月之前我看到他,他已经把这双鞋给换了新鞋底子。”  利比则在另一边用尽力气大声喊道,“不要相信他的话,我的大人;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无赖。这全是因为他知道我之所以到这里来,为的是指控他从我这儿偷走了一对儿马褡子。这就是他为什么要来这儿编造这个所谓靴子的故事,其实我的家中一直以来就有这么一双靴子。要是你不相信我的话,我这里还有见证人,比如我隔壁的邻居特里卡以及格拉萨这两位碎嘴子女人,还有那位收集圣玛利亚故事的女士,因为她见到过他正从乡村里回来。”  马索,在另一边,则起力阻止利比继续说下去,一个劲儿在那儿大喊大叫着,可是另一方更加叫得更响。这位法官站起身来俯身朝着他们,为的是更加弄清楚他们都在说些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个时候马提伍佐,他可抓住机会了,从木板中间的空档伸进手去,从座位边一把抓住这位法官的裤头,使尽力气往下一拽。立即这件裤头就被脱了下来,因为这位法官不但又高又瘦而且臀部也是干瘪的。觉得身上发生了什么,可是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他就想再一次坐下来,同时把长袍的前襟拉了拉遮住胸前;可是马索在他的一边而利比在另一边,依然紧紧地抓住他不放,嘴里呼喊道,“我的大人,你这么不给我公断是大错特错的!你简直根本就不想听我的,你是想躲到什么地方去,可是在这座城市中像我这样的小案件是不可以随随便便走公文途经的。”一边这么说着,他们两个就把他抓得更紧了,衣服被完全揪了起来,以致全法庭里的人们都看见了他的裤头已经被脱到了脚下。然而,马提伍佐,揪着裤衩子好一会儿也累了,就放开了手,然后从平台下面钻了出来,悄悄地溜出了法庭之中,一路上没有人注意到他。  利比,此时觉得做得足够了,就开口说,“我对上帝发誓我会把你的行为举报给监察官的!”马索,在另一边,也顺势松开了法官的斗篷,说道,“我会不停地到你这儿来,直到看见你定下心来为止,不要像今早这样没魂儿一样。”  一边这么说着,他们两个就尽快地迅速离开了这里,每个人贴着自己的那一边溜走了,而我们这位法官大人就当着每个人的面把裤头提了起来,就好像他刚从床上爬起来一样。接下来,意识到所发生的一切,他就开口询问这几个人哪里去了,就是那两位为了什么长筒靴以及马褡子在这儿争吵不休的男子;可是人们再也找不着他们了。对此这位法官对着上帝的肠子发誓,他一定要彻底追究并问一问,在佛罗伦萨这里的习俗之中,是否应该脱掉一位法官的裤子,当他安坐在法官执行席位上的时候。  这位首席法律执行长官,在他这方面来说,听到了这个案例后,可是歇斯底里大发作了一场;但是他的那些位朋友们对他解释说,这一切仅仅是因为佛罗伦萨这里的人们借以此举来警示他人们完全明了他是小看了他们:既然他要随身带来这些法官,就不该带一些傻乎乎的村盲而来,为了他自己仅仅可以省却一点雇佣之资而已。就这样他也觉得此事宁肯以大化小,到如今他也没有为此而追究任何人。 共 238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准确的坐姿帮你预防精索静脉曲张
昆明哪家医院专治癫痫
云南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