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东南州信息网 > 美食

剑绝九天 第五百六十七章 叛乱者死

发布时间:2019-09-24 19:19:44

剑绝九天 第五百六十七章 叛乱者死

林阁老与凌阁老的实力相差无几,两人迅速的鏖战在了一起,可是对方的暗金剑客数量,还是比叶轻蝶这一边多许多。xiǎo最快更新访问:。

至于月如梦和王思思等黄金剑客,却根本无法对抗那些暗金剑客,眨眼之间,败势如山倒。

“嗖!”

一位暗金剑客终于冲破了防线,那人剑种幻化成一把翠绿‘色’的大刀,直‘逼’叶轻蝶而来。

“杀了我弟弟,那么你也去死吧!”

説之过我之后,那暗金剑客当头一刀,夹杂着莫大的威势,直劈下来。

叶轻蝶在地上轻轻一划,手中的长剑再次击出。

“叮”的一声,这一剑却是被对方轻易阻挡下来。

叶轻蝶的厉害之处,依靠的是浮生若梦吸收能量的蓄势能力,没有蓄势的情况下,她并不是暗金剑客的对手。

她这一剑刚刚被对方所阻挡,对方一个转身,一拳正中叶轻蝶xiǎo腹。

“砰!”

暗金剑客一拳打在她身上,顿时让她的腹部凹陷下去,整副娇躯顿时朝着后方摔出,在地上滚了数十圈后,才缓缓停下来。

叶轻蝶趴在地上,不断地喘着气,眼中却流‘露’出倔强之‘色’。

选择这条路,是她跟月如梦,还有王思思商议后的结果。

不説她们进入天龙内院之后,在贝惋晴的安排下都得到了名师指diǎn,又有合适自己的秘境修炼,修为一日千里,才能在短短半年时间里,跨越了一个大境界还多。

单就因为萧宁的关系,她们也会选择支持贝惋晴。

她们都知道萧宁跟贝惋晴之间关系亲密,最开始的时候都还有些犹豫,不过就连一向只在意自己的王思思都站了出来,叶轻蝶和月如梦没有理由不这么做。

月如梦和王思思有没有后悔,叶轻蝶不知道,但她自己却是不会后悔的。

在叶轻蝶心里,她的一切都是萧宁赋予的,没有萧宁就没有她的今天,只要是萧宁在意的人和事,她都会尽自己的一切努力去保护。

叶轻蝶心里唯一的不甘心,就是不能再见到萧宁一面了。本来不断努力修炼,就是为了能帮得上萧宁,没想到虽然拖延了凌阁老等人的脚步,最终还没看到结果如何,自己却已经无以为继了。

“萧宁哥哥,对不起,xiǎo蝶让你失望了。”

两行清泪,从叶轻蝶粉颊滑落,她现在的伤势极重,面对暗金级别的攻势,已经没有力气再闪避了。

“一个黄金境界的丫头,竟然能杀掉暗金剑客。真可惜,不知道日后你能成长到什么地步!”

那暗金剑客缓步朝着叶轻蝶走过来,手中的刀闪烁着缕缕寒光。

就在这时候,一道敏捷的身影冲了出来,那身影之快,让人眼‘花’缭‘乱’。

“嗖嗖嗖嗖!”

因为速度太快,顿时造就了无数分身,将那暗金剑客团团围住,那人赫然是王思思!

这般诡异的身法,在黄金剑客中算是出类拔萃了,可是对于暗金剑客来説,却只是xiǎo菜一碟而忆。

正当王思思缠绕着那暗金剑客不断移动的时候,那暗金剑客骤然打出了一拳。

“咚

剑绝九天  第五百六十七章 叛乱者死

!”

这一拳直接在一道道分身之中准确找出了王思思的本尊,一拳之下,王思思也被打飞了。

那暗金剑客脸上流‘露’出淡淡的笑意,“身法的确诡异,我在黄金等阶的时候,也无法拥有如此诡异的身法,可惜修为太差!”

他的话音刚落,头dǐng之上骤然出现了一团漩涡,那漩涡犹如一个黑‘洞’般,朝着下方笼罩了下来,周围所有的空气似乎也都被吸纳了进去。

“哼!”

那暗金剑客头也没抬,一刀朝着上方斩杀过去,厚重的真元孕育出来的刀芒,瞬间就将那漩涡切碎。

月如梦的这一击,无法阻拦那暗金剑客的步伐。

很快,那暗金剑客就来到了叶轻蝶跟前,一脚踩在了她白嫩的手上,大刀已经架在了叶轻蝶脖子上。

“啧啧,可惜了这么漂亮的一张脸蛋,若是你不选择站在贝惋晴那边,日后必将成为我天龙内院的一位得力强者,既然你自己选择了一条死路,也怪不得我赐你一死。”

只是叶轻蝶这么一个天才中的天才,将她杀了,对天龙内院来説也是一笔不xiǎo的损失,毕竟他们这群人只是为了谋求院长之位,而不是要毁灭天龙内院。

但是叶轻蝶选择站在贝惋晴那边,这就怪不了他们辣手摧‘花’了。

到了暗金级别的层次,已经不会特别在意别人的相貌了,不管叶轻蝶是不是‘女’的,是不是貌美如仙子下凡,都不可能阻挡暗金剑客的杀意。

叶轻蝶眼中的哀‘色’一闪而过,随即脸上流‘露’出一丝决然。

她的‘性’子向来都是外柔内刚,既然踏出了这一步,早就做到了面临失败的心理准备,如果不是心里记挂着萧宁,她甚至都不会有一diǎn情绪‘波’动。

看着迅速落下的大刀,叶轻蝶却是闭上了眼睛,在心中默默地与萧宁道别。

但少顷之后,那大刀却并没有落下来……

叶轻蝶柳眉微微一簇,莫非这人还要凌辱自己几句再杀?

就在叶轻蝶睁开双目之后,却看到一只手捏住了刀狂‘乱’,那大刀距离自己仅仅只有数寸的距离,可是却无法再往下前进分毫!

“是谁?谁能够徒手抓住暗金剑客的刀锋?”

叶轻蝶扭头一看,目光之中骤然散发出亮晶晶的光芒,脸上同时也流‘露’出淡淡的笑意,然而眼圈却是瞬间转红,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一颗颗滚落,摔到地上砸得粉碎。

“你回来了。”

千言万语,化为这四个字,本该满心‘激’动的她,这时候却发现自己异常平静,甚至语气中都没有丝毫颤抖,仿佛一个妻子迎接丈夫回家,平淡的语气中带着丝丝甜蜜。

是的,她一直牵挂着,等待着的萧宁回来了。

萧宁微微diǎn头,抓住刀锋的手稍一用力,这把暗金级别的剑客就在萧宁手中弯曲,那坚韧的刀面宛若一张纸般脆弱。

“是的,我回来了!”

同样是平静的语气,但那抑制不住的杀气却如滔天气‘浪’般滚滚而出。

萧宁怎么也没想到,回来之后重新见到叶轻蝶,她却会是这样凄惨的样子。

双眼中带着血泪,向内凹陷的xiǎo腹可以看得出受到极为强力的攻击,显然已经受了重伤。更可恶的是,那个要拿刀砍杀叶轻蝶的人,此时一只脚还踩在叶轻蝶娇嫩白皙的手背上。

要知道,萧宁从来都不愿让叶轻蝶受到一丝伤害,哪怕掉一根头发丝也都会心疼,要不然自他重生之后,叶轻蝶的‘性’格也不会与前世相差那么多了,这完全就是在他的庇护下成长起来的。

可是现在,叶轻蝶竟然被人伤害成这副模样,萧宁心中的杀气怎么也压制不住。

其他人都还沉浸在厮杀之中,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只有王思思脸上流‘露’出了狂喜的笑容,而月如梦则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虽然她们跟萧宁接触得都不多,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当初一起走过登天之路的一xiǎo段路之后,萧宁那伟岸可靠的身影就已经深深烙印在她们心底深处。

心底有某个声音好像在告诉她们,只要有萧宁在,一切的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这种情况的出现,连她们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可她们就是这样确信着。

这个年纪并不比她们大的男孩,好像就是天柱一般,哪怕天塌下来,只要有他dǐng着,就不用担心。

至于萧宁面前的那个暗金剑客,已经完完全全愣住了,呆呆地看着自己手中被折弯的刀,又呆呆地看了看萧宁,似乎并没有反应过来。

“叛‘乱’者,死!!”

这一次,萧宁骤然朝着众人咆哮起来,滔天的怒火毫无保留狂泄而出,真元灌注之下,萧宁的声音顿时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而那强烈的气势也铺天盖地般,以他为中心向四周狂卷而出。

不知道什么时候,古灵轻飘飘地来到了萧宁身边,仿佛感应到萧宁心中的愤怒,配合着他这一声咆哮,属于凤雏的气势也同样狂卷而出。

两人的气息本就极为契合,宛如‘阴’阳‘交’汇一般,两股气势席卷之下,瞬间让整片天地都黯然失‘色’。

两个人看起来如同金童‘玉’‘女’,倾刻间成了整片天地的中心。

原本还在鏖战的剑客们感受到这股气势,以及剧烈咆哮中带着的愤怒,纷纷脸‘色’大变,下意识就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便是林阁老和凌阁老也互相推开,目光纷纷聚集到萧宁和古灵身上。

当然,两人的脸‘色’决然不同,当林阁老看到萧宁和古灵的时候,脸上顿时流‘露’出笑容,低语道:“你们……已经是白金了!”

林阁老身为内院阁老,虽然平时不管事务,但对于贝惋晴的弟子,以及亲口承认下来的传人,自然是清楚的。

这两人都拥有着超凡的潜质,可谓是天才中的天才,一diǎn儿也不比她的弟子叶轻蝶逊‘色’,或许没有叶轻蝶浮生若梦那么变态的技能,但在越阶战斗方面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更何况,从两人散发出来的气息感应,他们之间的契合程度极高,联手之下,怕是那些暗金剑客也不敢轻撄其锋。

不错,此时萧宁跟古灵虽然都只是黄金巅峰,但二人的气息释放出来,却分明拥有着白金级别的强度,不仔细感应的话,都会认为他们是白金剑客,更何况以他们的实力,説是白金剑客也一diǎn都不为过。

大庆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辽阳癫痫病医院费用
西安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手术需要多少钱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能报医保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