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东南州信息网 > 娱乐

龟孙文凭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56:52

我们学校的魏道理,人称魏夫子。哦,差点忘记交代了,我们学校是一所偏僻的农村初中。事情坏就坏在这“初中”二字上。十多年前,上级明文规定,初中教师必须具有大专以上文凭。魏道理在我们学校教语文,顶呱呱教了二十多年。有了这一规定,魏道理慌了手脚,因为他只有高中文凭。高中文凭顶多相当于中专,中专就得下到小学去任教。  魏道理不甘心下到小学。拿他的实际水平,不说初中,就是高中他也拿得起放得下。他虽然高中毕业,但书读得多,语文功底深厚,尤其笔杆子耍得好,隔三岔五有文章在报刊上露脸。课也教得不赖,引经据典,幽默风趣,博得学生老是盼望上他的课。下到小学岂不屈才?  领导也同情他,舍不得他。对他说,魏老师,别灰心,有我们招呼着,三五年内你只要拿到大专文凭,保你下不到小学去。领导这样一说,魏道理咬咬牙,就掏四千块钱报了个函授大专班。  刚恢复高考制度那两年,魏道理曾连续两次参加高考,皆因偏科而落榜。两次语文都考了接近满分,其它马马虎虎,唯独数学第一次吃了个鸭蛋,第二次实现了零的突破。但突破不大,只是在鸭蛋左上方摆出一个小尾巴,考了6分。这次报了个函授大专班,也算圆了自己的大学梦。魏道理十分珍惜,也十分用功。  函授大专班一学年有两次集中面授时间,其它为自学时间,学年末集中考试一次。面授时,其他学员嘻嘻哈哈,爱听不听,不是找人喝酒就是出去打牌,有的甚至干脆不去,签到时让人代笔。魏道理一课不落,笔记总是做得密密麻麻满满当当。他对那些掏钱来玩的学员嗤之以鼻。心里说,等到考试时毕不了业,哭你们都找不着地方,哼!自学时,魏道理除了上课批改作业,其余时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打开函授教材,读啊背啊,记啊划啊,比自己教的毕业班学生还卖力。  第一次学年末考试,试卷发下来,魏道理头也不抬,刷刷往试卷上写,只恨钢笔水流得不快。这些题都是他平时读背过的,答起来像喝熟透的烘柿子一样,酣畅淋漓,一气呵成。那一次他考了个全班第一。可令他不解的是,其他学员虽然成绩不如他高,但也个个都顺利过了关。  这对魏道理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无论面授或自学也不怎么认真了。  最后一次考试,也是毕业考试。学员们陆续进场,魏道理发现有的学员在大腿上胳膊上抄满了东西,有的在衣兜里裤腰里塞满了纸条,还有的大摇大摆地抱了一摞子书进去。魏道理想,正经正经饿个愣怔,不抄白不抄。他把他平时做的笔记揣在怀里也带进了考场。  监他们考的是两位年轻老师。试卷分发后,他俩一直站在门口说话,偶尔向外面走廊探探头。他们怕主考巡视过来,在监视主考。  考场内书页翻动,像秋风扫过落叶。魏道理按捺不住,偷偷把揣在怀里的笔记拿出来,塞进桌斗里,埋下头看一眼笔记,往试卷上写一句,写一句心腾腾跳两下。突然,一只手猛地把他的笔记从桌斗里拽了出来,呼呼啦啦扔到了前面的讲台上。魏道理抬起头,只见两个上了年纪的,胸前佩带主考证的人站在考场里。魏道理身上马上冒出了汗。  主考走了,一切风平浪静。魏道理站起身去捡拾散落的笔记。他问两个监考的,为啥只逮我不逮别人?其中一个说,不打勤不打懒,专打有人不长眼,你没听见我咳嗽两声吗?另一个说,人家都摆在桌面上明抄,只有你埋头偷抄,不逮你逮谁?  魏道理哭笑不得。  不管怎样,魏道理总算拿到了大专文凭,拿到大专文凭就可以安安稳稳留在初中教书了。魏道理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就在魏道理拿到大专文凭的第五年,上级又出台了一项规定,说初中教师在五年内必须具有本科以上文凭,小学教师必须具有大专以上文凭。这下魏道理魏夫子又傻了眼。自己刚过五十,算算离退休还有将近十年,这十年难道真要在小学熬过去吗?魏道理仍心有不甘。  回去给老伴商量,老伴一听就叨叨起来。老伴说,老了老了把你撵到小学去了,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再说,咱孙子今年刚好上初中,跟着你好有个照应,我好说,你在儿子媳妇面前咋交代哩?  商量来商量去,魏道理和老伴又咬咬牙,把平时攒的五千块钱拿出来,报了个函授本科班。  有了函授专科班的经验,魏道理算看透了。面授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平时自学有时间学就翻两眼书,没时间干脆让那一摞子厚书睡大觉。转眼间又到了函授本科毕业时间,魏道理各科成绩不靠前,也不靠后,中不溜儿。中不溜儿就中,只要能拿到本科文凭。  这次,让魏道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在毕业论文上卡了壳。  那是春节开学后的第一周,魏道理接到函授站通知,让每个学员在两个月内准备一篇毕业论文。这对于平时喜欢舞文弄墨的魏道理来说,那是手到擒来的事。不到一个月,魏道理查资料,做摘记,就写出了一篇近万字的,自认为质量很高的论文来。  花了十几块钱,论文挂号寄去,谁想,不两天又被打了回来。原因是不接收手写论文。魏道理不会打字,只好花几十块钱,在打印部将论文打印一遍,又挂号寄去。等半个月,魏道理接到函授老师电话。函授老师说,论文基础不错,论点也鲜明,只是分析不太透彻,论据稍嫌单薄。停了停,函授老师又说,你如果愿意自己修改的话,我这就给你退回去继续修改,不愿意的话,你汇过来300块钱,我替你或找人修改。魏道理心疼300块钱,就说,自己生的孩子自己知道毛病,您还是退回来我自己改吧。  魏道理知道自己的论文并无毛病,函授老师只是想要几个钱而已,就一字未动又原封寄了过去。过了一段,函授老师又打来电话,说,你修改得还可以,只是封面的格式不符合要求,还有,你得打印10份寄过来……到论文答辩时评委要人手一份……  魏道理的头一下子大了。他咨询一个已经拿到函授本科文凭的年轻教师。那位年轻教师埋怨他说,魏老师,你咋恁死脑筋哩,他要300你就给他300不妥啦!我毕业时交论文,胡拼乱凑,稀针大麻线地打印几页交上去,说要300,你猜我给他寄多少?我一下子寄去500!嘿嘿,那些个人一个屁都没放,过啦!  魏道理哑巴了。 共 237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专科医院治男科哪家好
云南哪家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癫痫大发作时做好护理工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