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东南州信息网 > 体育

天才黄金手 第七十四章 打听(第二更)

发布时间:2019-09-24 14:43:16

天才黄金手 第七十四章 打听(第二更)

“砰!”

江华把行李袋子放到地上,把邓明石吓了一跳。

“你这是干什么?这么重的一个袋子,里面到底是什么?”

江华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来,喝了口茶,“就是些衣服什么的。”

“你要出远门?”

邓明石看了眼袋子,看个头还有听声音里面装的衣服可不少。

“嗯,是的,我得出去一趟。”

昨天晚上在玉米地的房子没有找到那个老头,江华就决定去找夏云,虽然在这个世界里红山文化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但他相信自己去了应该还是有用的——在这个世界,没有人比自己更加了解红山文化。

“啊?去哪?那店里的生意呢?”

江华这一趟出去看样子得好些时间,宝荣斋的生意怎么办?邓明石可是知道店里的生意最近有了起色。

“这没有什么问题。”

江华知道邓明石担心的是什么,“把店给关了就行,干我们这一行的出门收个古董什么的很正常。哦,如果你有兴趣,也可以来开门做生意,反正店里的古董的价格你都知道,有人买你就出手得了。”

“好吧。”

邓明石用力地揉了一下鼻子,“我还真的想开店试试。”

“随便你。”

江华看了看门外,发现已经中午,就站起来,“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你现在就可以帮我看一下店。”

“啊?你现在走?不是晚上的飞机?”

邓明石一愣,江华的飞机票还是自己帮忙订的,自然知道时间。

“我先去找个人,还有点事情得在出门前处理一下。”

江华说完,也不管邓明石,直接就走出去,很快就不见了人影。

“这个……跑得也太快了一点。”

邓明石坐了会,发现实在有一点无聊,就站起来把架子上的古董拿下来,瞧了好一会,没看出什么特别来,很快也就失去了兴趣。

“砰!”

邓明石又坐回沙发,往后一靠,双脚抬起来直接就搁到茶桌上,两只手再一伸,摊成了大字形。

“看来……古董生意也不是有趣的活计。”

邓明石刚刚还想着江华走了之后自己没什么事情就来帮忙开店,现在他已经打消这个念头。

“江华。”

邓明石猛地跳起来,向店门口看去,双眼顿时一下瞪大,下巴都差一点要掉到地上。

苗雪?

来的竟然是苗雪?

这是怎么一回事?

邓明石觉得自己不是眼花就是太阳从西边升起来。

“江华不在?”

苗雪走进宝荣斋,没有看到江华,倒是看到一个自己有点眼熟的人。

“这个……江华不在,我是他的朋友邓明石。”

邓明石一看苗雪这样子就知道她根本就记不得有自己这一号人,自己可是在不同的场合见过她好几次。

这太失败了。

“哦?他去哪了?”

苗雪轻轻地点了点头。

邓明石一看,心里顿时就又发出一声惨叫,这分明就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不知道,要不我给他打个

天才黄金手  第七十四章 打听(第二更)

,告诉他你来了?”

邓明石试探着问了一句,看样子苗雪来这里之前并没有给江华打。

“不用了,我就是路过,顺便进来看看,他既然不在,那我就走了。”

苗雪说完挥了一下手,转身就出了宝荣斋。

“这事情……有古怪……他们两个不会真的是搞到一起了吧?这岂不是癞蛤蟆吃上天鹅肉了?”

邓明石用力捏着下巴,苗雪刚才离开的时候脸有一点发红,特别是说话的时候眼神有一点闪躲,不太敢看自己,怎么样看都觉得事情不对劲。

江华不知道苗雪来宝荣斋找自己,特别是正好被邓明石遇上。他现在正在去此前买硬黄纸的那间店。

高岛菊次郎买下的那一幅《女史箴图》是假的,但是作伪的水平相当高,显然是有原作在手,至少是有一部分原作在手。

他想查清楚这个事情——如果真的是象自己推测的那样,得想办法把原作买下来。

仔细考虑了整个事情后,江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作伪的《女史箴图》用的是很古老的绢,这样的玩意可不多见,但有一个人却有可能有这样的东西,至少他知道哪里有,这个人就是之前买硬黄纸的八爷。

到了通石街后,江华很快就找到八爷那间没有招牌的小店,进去一看发现他还是象之前那样坐在柜台后看着一本不知道什么年代的线装书。

“八爷。”

江华扬了一下手,打了个招呼。

“哦?你来了?要找什么?自己架子上找去。”

八爷看了一眼江华,就又低下头去继续看自己的书。

“这个……我这次来是想向你问个事情。”

八爷心中一动,上一次买硬黄纸的事情江华就已经引起注意,在圈子里打滚这么多年,见过无数各种各样的人,他总是觉得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自己这里是卖古纸的,来买的人不少是喜欢古纸的,但更多的用来修补古籍或者作伪,这一点他心知肚明。

江华会是这样的一个人?

可是……有这样的手艺的人,哪一个不是老头子?

江华这年纪也太轻了一点。

这些念头在脑子里一闪而过,八爷放下手里的书,抬起头来,“问个事情?什么事情?”

“你这里有没有比较古老的绢?”

八爷眉头皱了一下,有点不太明白地说,“古老的绢?”

江华用力地揉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就是那种古代用来画画的绢,唐宋年代的。”

八爷愣了一下,“这样的玩意……我这里可没有,这东西比纸难保存多了。”

“那您知道不知道哪里能够找得到?”

摇了摇头,八爷说,“如果你问我纸的事情,我敢拍着胸膛说我这里一定有,就算我这里没有我也知道哪里有,但说到绢,我还真的是不知道,隔行如隔山,不琢磨的玩意就是不太清楚。”

“那行,不过八爷,如果你听到这方面的消息,麻烦给我打个,这是我的。”

江华看到没能够从八爷这里问出什么来,留下自己的号码就离开了。

(求一下推荐票,实在是太惨淡了!)

亳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荆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吐鲁番癫痫病医院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看病好不好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到底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