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东南州信息网 > 体育

武神 第一百二十五章 西方尊者

发布时间:2019-09-25 21:50:22

武神 第一百二十五章 西方尊者

一阵长笑响起,一人大踏步的从山壁弯角处走了出来。

贺一鸣看了此人一眼。眉头微微一皱,此人的面目与众不同,深目高鼻,一双眼眸更是带着一丝淡淡的黄色。

只要看此人的外貌,就知道他并不是东方人了。

冷哼一声,贺一鸣道:“来自西方的强者,不知应该如何称呼。”

那人傲然一笑,道:“本座加布里。”

贺一鸣微微点头,道:“原来是加布里阁下,不知阁下在这里有何贵干。”

加布里双眸一凝,看着贺一鸣道:“本座在这里,专门为了等你。”

他口中说着,更是毫不停留的踏步而前,直到贺一鸣身前三丈之处,方才停了下来。

贺一鸣大惑不解的道:“加布里阁下,你知道我是谁么?”

“当然知道,你是来自于东方大申的年轻高手。”加布里冷然道:“你是金战役的朋友,叫做贺一鸣吧。”

贺一鸣脸上闪过了一丝讶然之色,此人果然是在专程等候自己。

加布里突地长叹一声,道:“你们东方果然是天地钟灵之所在,人才辈出。高手如云。金战役和你都是如此年轻,但都已经突破了极限。若是本座未曾看错,阁下应该已经成功的雾化神兵了吧。”

贺一鸣心中一凛,他最初并没有将这个老人怎么放在心上。

因为刚刚来到此处,就已经发现了他的行踪,而且看他此刻身上的气息,至多也就是一位普通的一线天罢了。

但是当他与这位老者交谈了几句之后,对方竟然一口道破他此刻的境界,这就让贺一鸣暗自惊心了。

贺一鸣表面上不动声色,道:“不错,在下侥幸,刚刚雾化成功。”

就在他说话之时,双耳微微的耸动着,精神亦是高度集中,静静的感悟着这位老人身上的气息变化。

下一刻,他的心中就是一阵惊骇。

此老在外表上看过去,仅有一线天强者的气息,但是当贺一鸣全身心的注意他之时,这才发现,这位老人的修为实在是深不可测,就连他都无法看透这位老者的真正修为。在贺一鸣所真正交过手的强者之中,似乎也唯有把守灵霄宝殿武库的卓晟峰尊者这等级数的强人才给他带来类似的感觉。

一瞬间,贺一鸣已经明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哪里是什么一线天的强者,根本就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尊者大人。

他心中暗恨,这个西方尊者鬼鬼祟祟。暗中隐匿了修为,肯定是不怀好意。

他做的这一切隐蔽之极,特别是顺风耳奇功更是厉害的过份,哪怕是对面的加布里都没有察觉自己的真正实力已经泄底了。

加布里的眼中有着异样的光彩,他突地道:“本座有一事请教,还请小朋友能够如实相告。”

贺一鸣朗声一笑,道:“阁下请说。”

“据本座所知,所有人进入鬼哭岭,最多也仅能停留一月,而阁下进入鬼哭岭,似乎已经超过了整整五天。”加布里的声音颇为凝重,道:“常人一月不出,必定变成疯癫,而阁下神智清醒,更是成功雾化神兵。不知道阁下为何会无惧其中的阴煞之气?”

贺一鸣心中闪过了一丝好笑的念头,这位西方老头确实是眼光过人,在贺一鸣出来之后,立即就找到了最有价值的问题。

若是能够有方法抵御鬼哭岭中的阴煞之气,那么能够晋升的机会无疑就要大上许多了。

只是,不知道这个老头是否晋升尊者太久,被人奉承的不知道人情世故了。这样的问题竟然也能问出来。怕是唯有白痴才会如实相告。

他心念电转,轻咳一声,道:“既然是前辈相询,那晚辈就直言相告了吧。”

加布里立即是凝神细听,纵然是以他的实力,此时也是有着一丝紧张的情绪。毕竟,这件事情太关键了,若是让整个西方掌握了这个秘密,那么也许千年之后,西方的顶尖战斗力就可以完全的超过东方,将他们压制的喘不过气来了。

贺一鸣朗声道:“晚辈在一本古籍中见过,只要取得一物,那么吞下之后,就能够无惧鬼哭岭的黑雾了。”

加布里静待了半响,却见贺一鸣依旧是没有说话,不由地催促道:“什么东西。”

贺一鸣一本正经的道:“神兵利器。”

加布里怔了怔,道:“吞下神兵利器?”

贺一鸣大点其头,道:“是啊,您老若是不信,不放试一试,若是吞下了神兵利器之后,还会畏惧鬼哭岭中的阴煞之气,那么一切唯晚辈是问。”

加布里沉吟了片刻,他的脸色逐渐的黑了起来。

他虽然会说大申的语言,但是并不精通,半响之后,这才想明白了贺一鸣这句话的意思。

一个正常的人若是将神兵利器吞了下去,那么他肯定是必死无疑。

将死人送入鬼哭岭之中,当然不会惧怕阴煞之气了。当他想通了这一点之后。立即明白对方根本就是在耍人玩了。

他的脸色逐渐阴沉下去,嘿嘿一笑,道:“小朋友真是好兴致啊,连老夫也敢耍弄。”

贺一鸣头一扬,朗声道:“阁下莫非是老糊涂了,你是西方之人,我是东方之人,别说我的手中并无这等密法,纵然是有,又怎么可能告知与你。”

加布里失笑道:“不错,本座确实是有些糊涂了。不过,只要将你拿下,你以为本座会问不出想要知道的事情么。”

贺一鸣双眸微微一转,突地想到了最初加布里的话,他问道:“阁下刚才提到了金战役金兄,莫非你与金兄也曾照过面?”

加布里怒哼一声,道:“金战役那小子滑溜如鱼,且又胆小如鼠,只知道逃跑躲藏,根本就不敢放手与老夫一战。”

贺一鸣恍然大悟,道:“原来阁下就是昔日在西方追击金兄的那位尊者大人……”

加布里一愣,随后无所谓的笑道:“既然已经被你猜出来了,本座也就无需隐瞒。”

他说了这句话之后。身上的气势顿时是飞一般的增长着,只不过是转瞬间,强大的威压如同排山倒海般的充斥于这一片空间之中。

这确实是尊者级别的强大威压,纵然是此刻的贺一鸣,在这种威严的压力逼迫之下,也是有一点儿的呼吸不畅的感觉。

加布里放开了威势,他一字一顿的道:“说出免疫阴煞之气的方法,本座今日不杀你。”

他的杀心原本坚定无比,但是在看到了贺一鸣在鬼哭岭停留一个多月却并未变成疯癫之后,心中的想法就有了微妙的改变。

贺一鸣深吸一口气,从他的身上也扬起了庞大的战意。

虽然他的气势还无法与对方平等抗衡。但若只是想要稳稳的守住一偶之地,却并非难事。

而头顶百会之处,那仿佛是无穷无尽的天地之气源源不断的进入他的身体之中,让他消耗的真气能够得到最大极限的补充。

“晚辈并没有什么免疫阴煞之气的方法,阁下若是不信,晚辈也没有办法了。”贺一鸣双手一摊,无奈的说道。

他确实没有这个办法,因为除了他之外,再也不可能有第二人拥有如此神奇的体质了。

能够将阴煞之气也同样炼化,并且转为真气的,这绝对是放眼天下的独一份。

感受到了贺一鸣的战意和决心,加布里并未着恼,只是嘴角微微一撇,道:“你不说没关系,我会生擒你,然后让你尝尝搜魂之术的苦楚。那时候无论你知道什么,都会原原本本的说出来。”

他的声音平淡之极,但是其中所蕴含着的杀机,却是无比的凛然。

贺一鸣伸手在腋下一拍,五行环已经是神奇般的跳到了他的手中。

“阁下连鼎足境界的金兄也无法生擒,又如何能够将贺某拿下。”贺一鸣傲然道:“莫非西方之人,都是如同阁下这般大言不惭之辈么。”

加布里的眼眸中终于是无法掩饰的闪过了一丝杀机

武神  第一百二十五章  西方尊者

千里追杀金战役,竟然被他施展种种手段摆脱,而且还在最后关头领悟了万里闲庭之术。

对于他这样的尊者而言,这绝对是生平中最大的奇耻大辱。哪怕是在西方世界中,敢在他面前主动提及此事的,也是屈指可数。

此刻被贺一鸣毫不留情的用话语捅进了要害,他心中的恚怒可想而知。

“小子,找死。”

四个字从他的口中恨恨的吐了出来,他伸出了一只手,就这样大大方方的朝着贺一鸣抓去。

这只手一伸出来,周围的庞大气势顿时是随即而动,就像是得到了命令一般,朝着贺一鸣挤压而去。

强大的禁锢之力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似乎是想要将他牢牢的困死在这个地方。

贺一鸣的双眸微亮,他轻轻的挥舞着手中的五行环,在五行环上扬起了一层淡淡的雾气。这一片雾气随着他的真气向着四方扩散了出去。

在得到了这一片雾气的帮助了之后,贺一鸣原本已经摇摇欲坠的气息顿时稳固了下来,再一次的坚若磐石了。

加布里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嘲弄的目光,他轻喝一声:“破……”

周围的压力顿时成倍增加,仿佛是一瞬间,那巨石变成了山峰,那小溪变成了大海,强大的禁锢力量远远的超出了贺一鸣的想象之外。

至此,贺一鸣才知道,原来尊者的全力以赴,竟然是如此的强大而不可思议。

他的膝盖微微下弯,沉腰坐马,一道激昂长啸之声从他的口中骤然发出……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营业时间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可靠吗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在什么位置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地理位置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的地理位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