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东南州信息网 > 育儿

黑礦礦主死亡凸顯小煤窯關停之困

发布时间:2019-11-09 00:57:44

黑矿矿主死亡凸显小煤窑关停之困

蛇盘兔沟位于介休与灵石的山峦交错地带,沟深坡陡,几乎集中了介休市义棠镇所有的煤炭资源一条土路蜿蜒盘山而上,路两旁分布着十多家煤窑,其中不乏类似李三交所开的私采矿但7月24日李三交等三人被困井下后,整个蛇盘兔沟都被震惊了他们坚信这三人“没了”   7月25日采访时,在蛇盘兔沟干活的民工对李三交等3人的死议论纷纷   24日 上午10时左右,介休市、义棠镇有关煤矿管理部门在李三交私开的矿井里放了炮有关人员撤走后,李三交与其妻弟下了井,之后就再没上来当晚,李三交的儿子见父亲一整天都没回家,也没有任何消息,就下井查看儿子只有19岁,看到父亲倒在井下,就跑出井口给家里打了一个然后,他再次下井救父亲,但不幸倒在了坑下,被人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   蛇盘兔沟属于义棠镇汪沟村管理,但矿主李三交却是义棠镇温家沟人这两个村的村民提起李三交,大多说他是个“可怜人”   在李三交家中看到如此景象:没有围墙的小院子,坑坑洼洼的土院和三眼旧窑洞这与传说中“宝马奔驰遍地走,一掷千金买豪宅”的山西黑矿主形象截然相反温家沟村民对说,李三交承包开采这个矿已有两年,今年年初才见了煤,因煤质不好,一直没卖个好价钱李三交已欠了别人七八万元的债,因欠工资,几个月前工人就跑了个精光随后,李三交都是领着亲朋好友亲自下井采煤“没想到,一家搭进去三人”家属大闹企管办   25日上午,李三交的妻子大闹义棠镇企管办,为死去的儿子和矿坑中生死未卜的亲人讨要说法她说:“附近至少有5口黑窑口,要炸就都炸,为何偏偏只炸我家的窑”   对于炸窑,李三交妻子是这样看的:“每次都是做做样子,过两天风头松了,他们睁只眼闭只眼又能挖了唉,要是干脆早点炸毁没了希望,我也不会一下死去3个亲人啊”   义棠镇企管办主要领导那日上午全不见了踪影,怕在过激举动中发生磕磕碰碰李三交妻子虽然大喊大叫了近一个小时,也没人出来理她   当前去李三交家中采访他的妻子时,却经历了一场难以置信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差点走不出温家沟刚见到李三交妻子时,她噙着泪水向倾诉她家开矿遭遇的不幸、不公可不到十几分钟,她一个弟弟打来的就让这次采访戛然而止后来,见到了她的弟弟,和他乘坐的那辆刚从镇政府跑回来的小轿车他明确表示不希望采访,这时,李三交妻子扑过来抢去的采访本他们撕下记录下来的内容后,才允许离开可怕的官方冷漠   25日上午,事发现场,窑口只有两名雇来看矿的村里人他们说:李三交和其妻弟还在坑下,生死难料,这期间没见一个官方人员前来营救因为没有营救设备,村里人也不敢轻易下坑   随后迅速来到义棠镇镇政府值班的王副镇长称,只是听说被封矿上有人遇难,没有接到正式上报于是他又用联系出事当天的值班领导对方称不知此事随后,将所了解的情况全盘告诉他,并强调说可能还有两人在坑下生死不明,王副镇长听后表示:上报有个程序随后沉默,并没有表示会立即营救向王索要镇长号码,拨通后说明情况,镇长抛出一句“汪沟村炸窑一事和镇政府没有关系”就挂断了   赶到介休市国土资源局,这里竟连一个值班的人也没有;再到介休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见到该局局长他说:私挖乱采是由国土资源局管理并查处的7月24日的行动安监局是协助单位,只派了一名工作人员至于汪沟村炸窑后又酿事端,他没有接到上报“还有两人仍在坑底”一事,他说应走正当程序,报警或与当地镇政府联系   次日,再度来到介休市国土资源局,该局石副局长说,7月24日,他们在汪沟村清理了一家私挖乱采煤窑,昨天听说好像有三人遇难,但镇政府没有上报   企管办一位参与封井者告诉,“数十根坑木在引爆瞬间从坑里旋转着飞出来,在确定引爆成功后,我们离开了现场”他说,那天参与炸窑的共有四家单位由介休市国土资源局牵头,介休市安全生产监督局、介休市公安局及义棠镇企业管理办协助   至此,辗转证实,李三交一家三口人全部遇难潜规则下的黑矿生存   介休清理整顿私挖滥采小煤窑之严,在晋中是出了名的曾有传言,介休几名“黑矿主”因政府查禁太严,只好翻到一山之隔的邻县可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介休市的黑矿仍是开了又关、关了又开,屡禁不止   有关人士说,李三交承包开采的这个矿已至少被爆炸封停了3次但每次封停之后不久,就有人开始挖开坑口、清理巷道,然后开始私自出煤主要原因在于爆炸封停不彻底     按照有关政策,私挖滥采的“黑煤窑”必须彻底爆破封停爆破封停的目的就是要让这些“黑煤窑”彻底丧失复采的能力具体操作规定了六条措施,其中爆破要求割断采煤层,坑口必须密封令人难以理解的是,有关部门这次爆破封停李三交矿时,坑口没有密封   一位煤矿资深人士告诉,对煤矿爆破封停,里面有许多名堂可讲在那里放炮,用多少炸药,封不封口,封到什么程度这要看你与直接、间接管理你的部门关系如何这不仅为有关管理部门的管理人员趁机吃、拿、卡、要创造了机会,更为可怕的是,这使一些“黑矿主”心存侥幸心理,一而再,再而三的事后下井查看是否可以复产,留下了极大的安全隐患这次李三交困死井下,很难说他没有这种侥幸心理   在清理整顿“黑煤窑”过程中,玩花招、耍猫腻有些人说,有时已经不是有关管理人员被迫讲情面,而是管理部门奉行了一种“潜规则”“黑煤窑”没有任何证件、没办任何手续,不会给国库上缴一分钱,但它在圈内建立了自己的利益分享体系   据蛇盘兔沟一位矿主向透露,“黑矿主”所获利润并不能自己全部占有,其中至少有五成要用来打点“上头”这其中少不了过年过节的“进贡”、来来往往的“走动”、时不时的“交流感情”他说,有些基层煤矿管理部门直接设立“小金库”,巧立名目直接接受“黑煤窑”的财物

心脏早搏什么病
生物谷
胸闷气短用些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