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东南州信息网 > 育儿

千年泪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9:21:45

穿越千年的眼泪,只有梦里看得见,我多想再见你哪怕一面。——tank    第一节;惊梦。        “爹爹!”一个小男孩儿稚嫩的童音从帷帐中传出,幼小的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惊慌。  一个女子脸上带着急急的关切之情,匆忙的从外推门进入房屋中,轻轻得牵开帷帐,从容的坐到床头,伸手抚摸小孩儿的额头低声温柔细雨:“晨儿,怎么了啊,是不是又做那个梦了啊。”  “嗯,娘亲,爹爹去哪里了啊,我要爹爹,我要爹爹。”说着说着小男孩儿扑到女子的怀中,泪花簌簌的从眼角顺着脸颊流下,不一会儿便是将女子的肩头沾湿。  “傻孩儿,爹爹又不是不要你了,爹爹只是出去给你找治病的医师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女子一收抚摸着小孩儿的后脑勺,一手轻轻地在他的脸庞上将小男孩儿的泪水擦去。  “好了,傻孩儿,别哭了好吗,待会儿爹爹回来看到你这个样子可就不高兴了啊,你可是我们家里面唯一的小男子汉啊。”话语间轻轻的右手拨弄着小孩儿的额头。  “嗯,晨儿是小男子汉,不能在爹爹面前哭鼻子,所以晨儿不哭了,晨儿要在爹爹面前做一个真正正正的小男子汉。”终于小男孩儿止住了泪水,脸上露出倔强的表情。  女子手指轻轻的在小孩儿额头上弹了一下,急切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娘亲,你为什么要弹我啊。”小男孩儿歪着额头,在女子怀中惬意的躺着,眼睛一眨一眨急切的想知道答案。  “你是不是只在你爹爹面前做小男子汉,在娘请面前就只会哭鼻子啊,你在这样娘亲以后也不理你了”  “娘亲,晨儿以后也在你面前做小男子汉好了,娘亲你不要不理我啊,你看,你看我还会武功了,我可以保护你。”  说着说着男孩儿便是在女子怀中胡乱的动起来,挣脱了女子怀抱的束缚,跳到床上,左一拳,右一拳有模有样的比划起来。嘴里还在不停的喊叫着:“黑哈嘿哈。”  “娘亲你看,我打的怎么样啊,这是爹爹教我的,娘亲你说我现在是不是小男子汉啊。”  “好了,好了,你是娘亲的小男子汉了,别闹了,快过来娘亲给你讲讲故事。”  小孩儿满意骄傲的跑到女子的怀中:“娘亲最好了,知道我最喜欢听故事了。”  小孩儿满意的躺在女子的怀中,在女子低低细语中缓缓的进入梦乡。  知道怀中的小孩儿传来均匀起落的呼吸声,女子才将怀中的孩子轻轻的放到床上,盖上被子,拉上帷幕,优柔疲惫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久违的微笑。  走出房间,女子轻掩上房门,屋外等候已久的丫鬟迅速的凑上去关怀的问道:“夫人,怎么样了啊,是不是少爷又做梦了啊。”  女子点点头叹了一口气原本舒展的额头再一次紧蹙到一起:“你们还是下去休息吧,我想少爷今天应该不会再做梦了,不过还是不要睡得太沉了,有什么情况即可来通知我就行了,这种情况你们是安慰不了他的。”  女子吩咐完毕,身旁的丫鬟便是掌起了灯火,微弱淡黄的灯光在夜空中显得格外的耀眼,女子轻声的对身边掌灯的丫鬟吩咐道:“晴儿,走了吧。”  叫晴儿的丫鬟简单的应和一句:“是夫人。”遂在前引路,两人素白的衣襟在微微的光芒之下,消失在漆黑的夜空中。  直到女子消失在夜色之中余下的两个丫鬟才开始轻声的嘀咕:“你说少爷怎么就是染上这种怪病啊,是不是妖魔附体啊?”穿着青色衣服的丫鬟对着穿着绿色的丫鬟说到。  “别尽瞎说,夫人他们一家人多好啊,怎么会去哪里惹到什么妖魔附体之类的。”绿色丫鬟说道。  “哎,就是啊,夫人他们一家人对人那么好,可是少爷却是染上了这种怪病,经常做同一个怪梦,你问他,他还一点梦里面的内容都描述不出来,只是一个劲的说是做的同一个梦,一个劲儿惊慌的哭,哎,绿儿姐,你说怎么会这样啊。”  “是啊,上个月还是两天发作一次,这个月就是几乎么天发作一次,有时候一天晚上还发作好几次,越来越严重了。希望老爷这次出去不要像是前几次出去一样无功而返,找回来的人都没有用,希望这次老爷能够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恩,就是就是,我们还是赶紧回去为小少爷祈祷一会儿吧,明天还要早起了,晚上睡觉时一定要惊觉点,要不是遇见这么好的夫人,少爷出事了我们居然还没有夫人从远处来的及时,不然我们早就受处罚了。”  一阵嘀咕之后,俩丫鬟才熄灯睡觉.  月牙儿还在西方挣扎着想多留下一刻,东方已经微微的泛起鱼肚白,启明星高高的挂在天空之中一闪一闪,意味着新的一天即将到来。      第二节:解梦      清晨,第一声鸡叫打破了一夜的宁静,一抹微弱的阳光突破厚厚的云层,抚摸着大地好不温柔。  远方,一阵急切的马蹄声踏来,轻快欢欣的朝着木家奔来,周围的空气也随着马蹄声的节奏欢快的跳动,四种透露着喜悦的气息。  来着是一个十五六来岁的男丁,身穿褐色粗布衣衫,黑色布鞋,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脸上洋溢着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男丁下马,便是直接冲向大门家门去了“老管家,老管家,快来开门,老爷快要回来了。”  “你是谁,你说的什么”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大门内侧传出。  “老管家,是我,阿福,我说老爷马上就要回来了,快来开门啊,老爷马上就要回来了。”阿福加大了声音的响度。  “哦,是阿福啊,你怎么回来了啊,老爷了,你怎么没有和老爷一起回来啊。”  “老管家,是这样老爷就在后面还要处理一点事情,是老爷教我先回来报信,老爷马上就回来了。”阿福再次提高嗓门。  “哦,老爷马上就要回来了啊,来了来了,就来开门。”  只听的“吱呀”一声两扇大门缓缓的打开,迎面出来一个老者,粗布衣衫,老态龙钟。  “阿福,一个月都没有见过你了,又长高了,这一路还顺利吧。”  “嗯。”男丁点点头,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老管家,我先去把马拴好,去通报夫人一声,在回来和您聊聊啊。”说完不等老管家回话便是朝前方不停的奔去。  不一会儿,从不远处接二连三的传来马蹄声,一路人前前后后向着木家奔来,早已经有童子在门外守候,不等的他们下马便立刻迎了上去。  “啊福,夫人那边都准备好了吧。你去把马儿拴好,我和大师傅直接去夫人那边了,然后在去叫厨房准备点斋饭,再去财务放些赏银,然后送一并过来。”男子在下马的片刻之间便是把一切吩咐好,带着一行人还来不及休息便匆忙的朝着他孩子所在的方向走去。  此人名为木浩是木家的家主,为了他孩子的情况多番奔走,这次是他因为此时离开家时间最长的一次,因为前几次效果甚微,孩子的病情加重所以这次他重金悬赏,并是亲自外出到各地寻找能人异士,希望能够尽快治好儿子的怪病,此次外出前前后后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  不一会儿众人便是来到了木晨所在的房门外,此时夫人已经站在门外焦急的等待。  “婉儿,近来可好,一切都准备好了吗?”木浩问道。  “嗯,都已经准备好了。”女子点点头轻声的回答道。  “婉儿,向你介绍一下,我身旁这位师傅便是这次我寻来给晨儿治病的。”  师傅看上去是像是六十来岁,神采奕奕,仙风道骨,身穿一身浅白色的道袍在风中翩翩起舞,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透露着一种不可言喻的亲和力。  “见过师傅,还请师傅尽力救治我家小儿,百里林婉在此先谢过了。”语毕便是向着师傅行了一礼。  师傅上前立即将婉儿搀扶起来:“夫人无需多谢,老夫此次来就是帮你们解决此问题的。”  “夫人,且叫人将少爷带出来吧。”师傅说道。  木浩朝着婉儿点点头:“嗯,还是你亲自去吧,去把晨儿带出来给师傅看看。”  婉儿点点头转身进屋将还在沉睡中的木晨从房间里抱出来,说也奇怪,木今天早上睡得特别的深沉,婉儿叫了好几次都没有能够将他叫醒,所以就之过将他直接从床上抱了出来。  婉儿刚从房门中出来,在她的怀中便是突然有青光流转,缓缓的将木晨托起,飞到师傅的身边。  木晨的身边有点点流光不停的绕着他旋转,使得他能够稳定的停留在空中。师傅双手幻化出繁复的印记,一道道流光不停的在他的之间流转飞舞。  师傅伸出手掌印在木晨的额头,有流光不停的由木晨身体四周朝着师傅掌心汇聚。  片刻之后师傅手一挥便将木晨送回了百里林婉的怀抱摇摇头叹了口气:“此事只有看着孩子以后的缘分和造化了。”  说完从怀中取出一块泪滴状得透明挂件递给了木浩:“你给他带上吧,有没有缘分就看他和这块玉的关系了,若是有缘分那么以后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师傅说完话的瞬间便如一缕青烟飘向天边消失的无影无踪。  木浩朝向师傅远去的方向道了一声谢谢之后,便上前将透明挂坠挂在小孩儿的身上,说也奇怪,挂坠刚一接触到木晨的身体便是融入了他的身体之中。  “看来你是与这挂坠有缘了,那么以后就只有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木浩对着孩子说道。  从那天以后木辰在也没有从梦中惊醒过,一切有回复如初,和正常的孩子一样开心快乐,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突然对各种术法兴趣大增,一有空时间就会偷偷的钻进书房最深处将那些记载着与术法有关的零零散散的书籍找到读的津津有味。  直到三年前得一个晚上,木晨还是和以往一样按时入睡。  入梦,还是和这些年来每天晚上做的那个梦一模一样,自从师傅走后,木晨虽然每天晚上还是要做同一个梦,却是在也没有了那一份莫名的惊恐,几年过去他已经对这种生活习以为常。  每次在梦中他都会看见一个绝美丽女子,被囚禁在一个不知名的空间里凝望着某处,似乎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日子了,女子的双眸不同的有泪花缓缓的流淌而下,每时每刻,即使是夜里熟睡之中眼角的泪水都从来没有停过。  女子日渐衰弱,眼眸中的期盼之情却是越来越强烈,但是在期盼的深处却是带着浓烈的恐惧和忧伤,而在眼眸的最深处却是掩盖着深深的痛。  以前他在梦中惊醒哭泣,是因为他完全看不清梦中的内容,但是他的内心会进入梦境中女子的环境,和女子一样的感同身受,揪心的疼痛,由于年少无知而从梦中惊醒,所以却是又不能对他人描述出来。  自从师傅送给他的那一挂坠莫名的融合到了他的身体里面之后,他晚上依然还会做同样一个梦,只是从那天开始他就能看清梦中的内容却心中在也没有了任何的感受,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看着梦中的女子日渐憔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是夜木晨终于是不忍心在这样看着女子憔悴下去问了一句:“你是谁,你为何会一直出现在我的梦中,你为何会被囚禁在那里,我可以做些什么帮助你吗?”  冥冥之中女子视乎感受到了什么,朝着木晨的那个方向看去。  瞬间的一眼对望,似乎有什么被封锁的东西在木晨内心深处炸开,脑海霎时间被冲击的一片空白。  有两行清泪缓缓的从睡梦中的木晨眼角滑落,有一个声音从他的内心深处传来:“小七!”  滑落的眼泪在暗夜中闪闪发光在落地的瞬间又飞起落入从木身体里飞出的泪型透明挂坠,然后又落回木晨的心房。      第三节:前世.遇见      蓝天,碧云,绿水,掩泪泉,一群女子正在池中嬉戏打闹,春光乍泄,桃色纷飞。  忽然传来一阵什么东西翻滚而下的声音“咚”!重重的落入水中,霎时间溅起水花阵阵。  正在水中嬉戏的女子个个纵身飞起,发出声声尖叫。水花落下将水面敲击的哗哗作响。  众美女也随着水花的落下而落下:“小七,发生了什么事儿啊,你过去看看。”  “嗯!”因为恰好离事发地点最近,所以这位被叫做“小七”少女被叫去查看敌情。  小七迅速的向着事发地点有去,突然从落水处浮现出一个少年的身影。  之间他从水中浮出,怀里死死的抱着一个东西,他低头朝怀中看去:“呀,还好,还没有坏,这下婆婆有救了。”  少年忍住浑身的伤痛,头也不抬便是急切的向着岸边游去,恰好与迎面而来的小七装个满怀。  少年头部撞到软绵绵的东西被弹了回来,以为到了岸边,随抬头一看,不了却是看到了以为少女赤裸的胴体,原来他撞在的正是少女的双峰。顿时愣在原地,满脸通红。 共 1294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睾丸扭转该如何诊断
昆明好的癫痫专科研究院
昆明哪里有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