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东南州信息网 > 时尚

生是北漂人死是故乡鬼

发布时间:2019-11-26 20:40:16

生是北漂人,死是故乡鬼

生是北漂人,死是故乡鬼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社会万象 / 生是北漂人,死是故乡鬼 生是北漂人,死是故乡鬼 Posted on 2015年2月17日 by stanper in 社会万象 【编者按】日暮乡关何处是啊,故乡还在,亲人已经不在,故乡的意义何在?哥曾经说,落脚之处便是故乡,或许是吧。再也见不到祖父母的面庞,再难闻家父的过庭语。或许这就是人生吧。小年了,祝大家都好。文/有毛僧燕来了,不断飞进老屋,又飞出去。它们衔着软泥,修补略已破损的巢。叫声不悦耳,故而屋子里显得极其嘈杂。每到这时,我总爱拿扫帚欢迎这种受人尊敬的益鸟,甚至还要用竹竿试试它们泥巢的结实度。踏过岁月伤痕的老人即便如此,生性善良的燕子并没有被吓住,而是继续筑巢,仍旧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如果我的行为被奶奶看见,竹竿就会被没收,甚至还要受到训斥。很多年后我也没明白过来,为什么她对叫声刺耳的燕子有着如此深厚的感情。我不会忘记她看燕子飞来的眼神,那眼神里充满了喜悦,仿佛它们是奶奶久已丢失的孩子,在初春的时候又回来了。奶奶去世数年后,我回到当年的老屋。老屋年久失修,早已破损不堪,瓦楞里荒草茫茫,泥墙上布满沟壑。院墙里十分寂静,只有风吹树叶的声音缓缓地送入双耳。院子里野草茂盛,已经有一人高。走进院子,一种难以名状的寂寞感,难以言传的孤独感向我袭来。我拨开荒草,缓步走到堂屋的木门口。看着这门,睹物思人,我的思绪飘向孩提时代在奶奶身边度过的美好时光。墙里花开寂寞流年突然,我听到了叽叽喳喳的叫声,那叫声分明是从屋子里传出来的。我抬起头,看见两只成年燕子,带着四只学飞的雏燕,从天窗飞出,排站在房顶上,叫个不停。我丝毫没感觉到它们的叫声刺耳,反而觉得极其悦耳动听。那叫声打破院子里的孤独和寂寞,给失去生机的地方带来了生的希望。我不禁对它们表示敬意,是它们让寂寞的奶奶在春天到来的时候不再感到寂寞。还有什么比这些大自然赐予的可爱的生灵更能给孤独的人们带来喜悦?我父母为生计四处奔走,整日劳累才勉强支付家里的用度,也没有时间想奶奶的孤独和寂寞。奶奶是善良的人,直到去世也没有怨言。奶奶弥留之际只是说,她逝后要常年把老屋的天窗打开着,她想家时会回来看看。虽然大家对奶奶的话不以为意,但还是照做了。当天看到从天窗飞出的燕子,我心顿时被震撼了。那是一扇天窗,是燕子归家之门,也是一扇通往天庭的门。我深信,有一天奶奶会从天庭回来,飞进天窗。过了一会,燕子飞走了,院子里又陷入了寂静。一曲广陵琴瑟凄凉那是一个燕子归来的季节,放学回来,我到奶奶家。奶奶见我来了,很高兴,问我为什么来。我回答说,想奶奶了,所以来。奶奶笑着追问,想奶奶什么了。我说,想奶奶的饼干了。于是奶奶拿出一些饼干给我。在那个年代,饼干是奢侈品,平素很少吃到。奶奶家的饼干是姑妈买给她的,可她从来没吃过,都留给我们兄弟了。饭后奶奶做针线活,我在她旁边玩玻璃球。奶奶不停地给我讲那过去的事,讲日本人打中国时的事情,讲国民党抓壮丁的故事,讲三年自然灾害时举家四处讨饭的经历。讲着讲着,太阳落山了,西天一片暗红。这时大路上蹒跚地走来一位老奶奶,年龄略大于奶奶。她说口渴,想讨一碗水喝。奶奶见天色已经晚了,收拾起针线活,邀请那老人进屋。蜡烛点了起来,奶奶煮了一些米汤端给那老人。从那人眼神里可以看出她十分感动。她们或许有共同的经历,聊得很投机,相互分享着各自的故事。那人说家里就她一个人了,丈夫内战时从军,再也没回来,儿子下煤矿被岩层砸死了,儿媳妇带着孙女走了。她还有一个女儿,当年养不起送人了。那人家早已搬出她们那地区,现在何方,不得而知。她这次出来就是想寻找女儿一家,若能找到死也没有遗憾了。她对奶奶说,你是个大善人,但你一辈子没有享福的命,又看了看我说,你后人有福,以后贵不可言。奶奶若有所悟地点点头。天已经很黑了,那人就留宿在奶奶家。不久后我就回去了,不知道她们又谈了什么。我清楚地记着那人说她家的地址,说他丈夫姓名,当时没在意。那年冬天,某亲戚来,家里有人无意中提到那寻亲的老人。令人惊愕的是,那位亲戚说,那老太太已经去世很多年了。听了这话,年幼的我感到很震惊,而奶奶面不改色,像什么也没听到一样。一路坎坷半生蹉跎一日,奶奶重病卧床,不能进食,医生说需输液一周。放学后,我坐在病榻上陪她。虽然是下午,屋子里漆黑一片,唯有天窗里透过一缕光线。门外风刮得紧,树叶哗哗地飘落。又是一个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寒来的季节。奶奶拉着我的手,感觉我的手冰凉,责问我为什么不加衣服。我敷衍说不冷。奶奶从背后的破橱柜里掏出一件旧衣服给我披上。奶奶的腿肿得厉害,多半不能下床。我很担心地问了她的病情,她显得很坦然,并不惧怕死亡。是啊!她经历过多少风雨,经历过多少苦难,这点小病算得了什么!五十年代,老毛凭一腔热情,大跃进,炼钢铁,搞公社化,结果引发了空前的大饥荒。这大饥荒到了历史学家笔下却成了三年自然灾害。三年自然灾害死了六千季节里,我们按照老家的风俗为父亲举办了葬礼,把他安葬在爷爷奶奶的坟旁。葬礼结束的次日,我便收拾行李,准备回京。临行前,妈妈送我出村,来到了公路旁。短短数日,妈妈苍老了好些。车来的时候,我转脸说“爸妈,我走了。”妈妈一脸诧异和茫然。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是没爹的孩子。父亲去后,我从未在梦中见过他,倒是无数次梦见老屋的残垣断壁。2013年8月底,我去台湾出差前一天,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我在内心里不断说,爸爸,如果你还在我身边,我们今晚梦里见。不一会儿我就睡着了,真的梦见了父亲。有太多的话要对他说,有太多的歉意和遗憾。醒来时天还是凌晨,枕巾早已被泪水打湿。卡莱尔说,没在黑夜里哭过的人不足以语人生。或许我已经到了该谈谈人生的年龄了吧。后记今天是小年,与好友聊到上感处,他突然痛哭落泪,让我着实伤感了很久。自父亲离去以来,我似乎变得坚强了很多,但这次也差点没忍住。聚散总是缘,离合总关情,担当生前事,何惧身后评。或许这就是命吧。愿大家都好。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手游和主机游戏研发应互相学习什么?下一条 Next post: “厦门第一美女”化身篮球宝贝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菜谱
内饰
除锈机砖机设备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